服务热线: 400-188 6833

新闻活动

NEWS
信息详情
当前位置: 首页> 信息详情
重新发现汇龙精神(连载一)·梦开始的地方
专栏:媒体报道
发布日期:2020-06-05
阅读量:324
作者:huilong
收藏: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2020年的一场新冠肺炎疫情一度让涂料经济暂时性停摆,这个时候,很多涂料企业开始了对过去、现在、未来的发展思考,汇龙涂料也不例外。转折出现在1989年。就这样,陈辉庭离开了金龙油墨。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2020年的一场新冠肺炎疫情一度让涂料经济暂时性停摆,这个时候,很多涂料企业开始了对过去、现在、未来的发展思考,汇龙涂料也不例外。


近期,陈辉庭再次来到“中国涂料之乡”佛山顺德,在容桂街道海尾村的一幢旧厂房前矗立许久,陷入沉思。


对于陈辉庭来说,这里便是他“梦开始的地方”——1993年,他跟合作伙伴一起创立了汇龙涂料,至今已有27年历史;在经历了“三迁”之后,如今的汇龙涂料在广东鹤山建立了生产基地。


头图说明:今天的汇龙涂料在广东鹤山拥有一个现代化的生产基地。这已经是它经历的第三个工厂(或生产基地)


“现在回想一下,发现我们的很多做法、原则、理念,其实都已经在汇龙创立当时就奠定了的。”5月下旬,在汇龙涂料鹤山生产基地的办公室里,陈辉庭接受了《涂料经》记者的专访,重新回望这一段历史,并以此为基调谈及汇龙的未来发展路线:


“27年来我们不断传承与延续,也不断地往(企业精神)里面填充内容,不断地修正我们的路线,但汇龙的基本面不会变。”


入行


在进入涂料行业之前,陈辉庭所从事的工作跟商业贸易有关,当时的他可能从未想过,此后大半生会跟涂料结下不解之缘。


转折出现在1989年。那一年,后来在涂料界享有“顺德涂料黄埔军校”盛誉的金龙油墨进行了一次大规模招聘,陈辉庭投了简历。最终金龙油墨选中了4名销售人员,而陈辉庭就是其中的一员。


金龙油墨之所以要招这一批人,目的就是要推广它在此前几年研制出来的聚氨酯家具漆。陈辉庭现在推测,拥有多年商贸销售工作经验,可能是他最终被选中的原因,而且一进入就担当销售组的组长。


5月下旬,陈辉庭接受了《涂料经》记者的专访,讲述了他从创业到现在的全过程,并重新思考汇龙涂料前行的道路


在当时的背景下,金龙油墨的聚氨酯家具漆产品可以说开创了家具涂装领域的全新局面。然而,由于金龙油墨属于中外合资的企业,技术由外方主导,他们并不看好中方自研的产品,甚至刻意打压。这也促成了金龙油墨那场招聘,就是希望在外方的打压之下找到产品推向市场的突破口。


于是,陈辉庭带着一班组员开始了对聚氨酯家具漆产品的市场攻坚。在他的带领下,国产家具涂料就这样在毫无市场基础(就算有也是被外资品牌环伺)的背景下一步步突围,最终获得市场的青睐。


如同前文所说,金龙油墨外方技术组对于国产产品的诞生与推向市场并不喜闻乐见,因此,哪怕聚氨酯家具漆产品打开了市场局面,依然得不到应有的重视。在这种背景下,当初招聘的那一批人(甚至金龙油墨原有员工)纷纷选择出走和创业,并在1991年前后形成高潮。


“当时不管是做技术的还是做销售的,都有人出去自己单干了。”陈辉庭告诉《涂料经》记者,在那个时代只要胆子大就可以出去创业:“当然有人成功也有人失败。现在我们依然能看到的一些涂料企业或者品牌,就是一些成功的例子,失败的那些就没有人记得住了。”


创业


尽管面对汹涌的创业潮,但陈辉庭没有即刻跟进。这并不是因为他没胆量,而是因为在那个“连门卫都可以创业”的时期,“理性告诉我不要冲动”。


“当时也有大企业向我抛出橄榄枝,但我最终都没有接。”陈辉庭表示,随着金龙油墨聚氨酯家具漆在推广上取得成功,也唤醒了一些大型涂料企业的营销理念;而那个时期涂料行业专业的、有经验的营销人员却少之又少,因而他和他的组员自然成为“挖角”的重点对象。


在金龙油墨,由于销售跟技术团队之间就产品问题多有接触,陈辉庭还结识了后来在技术领域的创业伙伴(以下称为“技术伙伴”)。两人在性情等多方面气味相投,最终结成莫逆之交,并定下“要留一起留,要走就一起走”的口头约定。


在陈辉庭看来,诚信和厚待员工是汇龙涂料的一条准则,而这跟他在金龙油墨的经验有关


1993年年中的时候,陈辉庭到外地出差——那个时期通讯还很不发达,还停留在BP机(寻呼机)的水平——有一天陈辉庭收到了一条技术伙伴发来的紧急寻呼信息,要求他尽快回电话。


“我打电话过去,他告诉我(他)被莫名解雇了。当时我就觉得很气愤,然后匆匆完成出差任务后回去找他聊,我们当即就决定一起出来创业。”就这样,陈辉庭离开了金龙油墨。


现在回想起来,陈辉庭依然十分感慨,他说:“虽说当初‘要走一起走’的约定只是口头上的,但我这个人十分注重诚信,说过的话就要履行,没有任何可回旋的余地。”


直到现在,“诚信”依然是汇龙涂料始终遵循的一条行为准则,从未改变。这或许跟陈辉庭的人生信条和创业经历分不开。


要想创业,除了有技术、有销售,还需要有投资。这个时候,陈辉庭又找到了一名看好他们创业前景的投资人,在他的协助下汇龙涂料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创立了起来。


“他(指投资人)现在依然是我们的股东之一。尽管他从来都不参与经营管理,但我们依然保留他的股东地位,从来都没有改变过。”陈辉庭说:“我们要学会感恩。”


直到今天,这种合作模式已经走了27年,双方关系依然互信和谐,成为了一种商业模式典范。


“汇龙”


为了撇清历史关系,陈辉庭与合伙人商议决定,新创立的公司名称应该尽量不要跟金龙油墨产生不必要的联想。为此,在准备注册公司的过程中,他们想了好多个名称,但都因为重复了而无法注册。


在忙于注册公司的同时还需要寻找生产设备。有一天他们找到一个正在出让设备的工厂,发现后者同时在出让营业执照以及厂房,这让陈辉庭和合作伙伴眼前一亮——“就是它了。”


这家工厂的名字就叫“汇龙”,唯一让陈辉庭和技术伙伴不“如愿”的地方就是名称中的“龙”字没能避开与“金龙油墨”的联想,以至于后来一位同样从金龙油墨出来创业的企业负责人这样调侃道:“汇龙?陈辉庭你是想把我们这些‘老金龙’都收了是吧?”


“其实那个工厂所在的地方就叫做汇龙村,因此叫做汇龙也是有这个因素的。”陈辉庭解释说。就这样,汇龙涂料很快就在这个简陋的工厂里建立了起来,并开始了家具漆的生产。


汇龙涂料最早的工厂位于顺德容桂一个叫汇龙村的地方,这也成为汇龙涂料企业名称的由来,跟陈辉庭及其合伙人曾经服务过的金龙油墨并无关联


尽管陈辉庭极力避免与金龙油墨的联系,但事实上,从创立汇龙涂料以来,陈辉庭却不忘从老东家身上汲取经验。他告诉《涂料经》记者,一批行业人才陆续从金龙油墨出走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其保守的管理方式,人浮于事——


“比如真正管销售的人却没有相关审批权力,负责技术研发的也说不上话,都是由非专业的人管理专业的人。”最终,金龙油墨内部形成了一种自下而上的“拍马屁”风气,没人干实事,并逐步走向衰落。


“汇龙涂料成立之后,我们始终警惕落入这样的局面。现在在汇龙也有‘拍马屁’的现象,但那是自上而下的,是我这种管理层去‘拍’员工的‘马屁’。”


陈辉庭想了想,觉得“拍马屁”的说法容易引起误解,于是又补充说:“我的意思是说,汇龙现在的思想是善待员工,他们才是我们的中坚力量。”


在中国民营经济大潮兴起初期建立的汇龙涂料,从此走上了强势发展的道路。


在那个时期,中国涂料市场混沌初开,需求暴涨,涂料企业完全处于卖方市场当中,疯狂汲取营养。陈辉庭坦言:“刚开始时,我们也没想那么多,就是为了赚钱。”


然而随着市场局面的逐渐打开,汇龙涂料也站稳了市场脚跟。在这个时期,陈辉庭和他的合作伙伴们一边忙于开拓市场,进行布局;另一边也开始了对于企业持续经营和长久发展的更多思考。


“我们应该要做什么,以及如何做,才能够让我们在市场上赢得声望,才能够真正帮助到客户和员工,乃至推动这个行业、社会的向前发展?”


哪怕是今天再一次站在汇龙涂料“梦开始的地方”,陈辉庭依然在思考着跟20多年前相似的问题。


(文章来源:涂料经)

上一页:突破水漆干燥瓶颈!汇龙出席润成创展直播活动分享环保涂装升级成果
下一页:【汇龙涂料】这才是木门涂装一体化闭环服务